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长江评论

《长江商报》的思想盛宴

 
 
 

日志

 
 

重大反对意见需听证不是被恩准的权利  

2010-04-07 13:42:0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重大反对意见需听证不是被恩准的权利
2010-04-06 23:59:26 来源:长江商报 【

长江商报4月7日报道 反对提高容积率、反对改绿地建住宅今后都能申请召开听证会了。据昨日市规划局公布的《广州市规划管理听证办法》草案,今后城乡规划主管部门收到重大信访投诉,或者在进行批前公示期间收到重大反对意见,当事人或利害申请人均可以申请召开听证会,且在获取允许的情况下,可进行录音拍照或邀请媒体参加。(《南方都市报》4月6日)

草案规定,规划管理中需要举行听证的情况包括主动听证和依法申请举行听证两种情况,前者指的是审批城乡规划等较大的事项,而后者针对的是公众的重大信访投诉和重大反对意见。按照这样的立法意图,乐观点说,只要政府的规划工作遭到多数人的不满,都有可能被纳入听证范畴。显然,这既是规划科学的一种保证,也是决策民主的体现。

不过就现实而言,对于任何一项制度和法律,我们都不能仅仅从最理想的一面去解读。一个不容忽视的细节是,草案就什么情况才算利害关系人进行了详细界定,而对于何为重大信访投诉和重大反对意见,却没有更为具体的说明。此消彼长,无形中抬高了公众申请听证的门槛。众所周知,如果民众对政府规划提出投诉和反对意见,那必然会与相关部门形成针锋相对的局面,而且两者之间的博弈也会非常激烈。倘若政府部门一面是被质疑的对象,一面又拥有批准申请听证的自由裁量权,即等于是“既当运动员又当裁判员”,其公信力很难得到认同。

这一点在听证会的安排上表现得尤为明显。应该承认,随着社会的进步和公众权利意识的增强,听证作为公民参与政府管理影响公共决策的一种方式,理当在获得充分尊重的前提下,让民众自由行使。但事实上,很多时候听证会还难以摆脱“权力主导”的模式。譬如草案规定中所规定,“在获取允许的情况下可进行录音拍照或邀请媒体参加”,让人费解。

听证会要想获得一个公平公正且让人信服的听证结果,很重要的一点就是要保证信息公开透明,为什么非得在“获取允许”的情况下才能录音拍照?更何况,城市规划并非国家秘密,媒体完全有权利进行报道。退一步而言,听证会也是政府部门自我证明的一个机会,如果乐意接受不同意见的表达,又何必加以种种限制呢?如果一种权利不能得到自由的伸张,而是被打上了太浓厚的权力标签,行政干预过大,那就有可能是一种被“恩准”的权利。被“恩准”的权利最终只能成为权力的附庸,而不会是公民意志和诉求的真实表达。

近年来,随着城市化的发展,政府与民众之间因城市规划上的矛盾冲突时有发生,极端情况下甚至演变为群体性事件,根本上就在于缺少民意畅通表达和平等对话的平台。从这个意义上说,“规划公示遇重大反对意见需听证”的初衷无疑是善意的,不过善政若想得到善施,立法本意要想避免被利益部门所曲解和异化,首先还得在制度设计上下足工夫,完善细节,不要留下太多空间。

◇ 吴龙贵(安徽铜陵 职员)

  评论这张
 
阅读(1230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