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长江评论

《长江商报》的思想盛宴

 
 
 

日志

 
 

“王汪之争”关乎大问题  

2010-03-29 08:35:5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王汪之争”关乎大问题
2010-03-29 01:55:52 来源:长江商报 【
    
    ◇ 夏之雨
    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王彬彬向来以口无遮拦著称,最近他又抛出重磅炸弹,撰文指责清华中文系教授、《读书》杂志前主编汪晖剽窃,文章本来发表在一个只为圈内人所知的学术刊物上,但经《南方周末》转载,乃成为一个知识界和公众都十分关注的公共事件。
    每次涉及到名人的类似问题,总会有人出来搅混水,要么“大拆滥污”,要么充当两边卖乖的“和事佬”,这次也不例外,不去细察王彬彬所指是否属实,反倒纠缠于个人恩怨和所谓“派系背景”。连德高望重的钱理群先生,在自称还未看完王文、手边也无汪著核查的情况下,就开始拉偏架,遽然断定汪著的“核心观点”都是他自己的。
    说奇怪也不奇怪,汪晖在知识界实非等闲之辈。师门够硬,主持《读书》多年,人脉够深,弄一本书出来,拥趸够多。所以,他那本《反抗绝望》能荣登鲁研名著之列实属顺理成章,惹出点麻烦,有人助拳也太正常。
    王彬彬批评汪晖的动机是什么,这根本不值得讨论。重要的是看他所指是否属实。王文洋洋洒洒,实际只有两方面内容:汪晖的文章晦涩,甚至多有病句;涉嫌剽窃。
    针对王彬彬的指责,维护汪晖的人,几乎都把注意力放在了第二方面。这颇有意思,是否即便在拥汪派眼里,汪晖文章的欠清通也是无法掩盖之事实?这就很让人困惑了,一个经常会冒出病句的人,是怎么成为著名学者的?王彬彬说,晦涩不是问题,文章不通无法原谅。此点我还不能苟同。谁有资格把文章写得晦涩?在我看来,只有黑格尔、康德这样的人才有资格,因为他们的思想走在时代的前列,当时所拥有的词汇很可能无法准确表达其思想。而即使是晦涩的黑格尔和康德,也没人指出其文章的语法错误吧?没有资格晦涩的中国当代学者不但把文章弄得如云山雾罩,还屡屡出现病句,这叫人说什么好?古人早就对此种文风有所针砭,命之为“以艰深文其浅陋”。然而到了当代,用晦涩不通来掩饰思想的贫乏,似乎已成顽疾,有心人随便捡起一本拥有“学术专著”头衔的大书,翻翻就知道了。现在王彬彬揭破一本“名著”的真相,却鲜有人注意,只能说明,面对“以艰深文其浅陋”的文风、学风,人们已经习以为常。
    再看王彬彬批评汪晖的第二个方面。标准或许严苛或许宽松,“剽窃”的认定自然会出现争议。但即使我们放弃“剽窃”的指责,认可钱理群的说法,那只是“引文不规范”的问题,也能从王彬彬的举证中看出,汪晖这本“名著”并没有什么原创的思想,他的一些核心观点都有来源。一个普通人,好玩似地写一本书,重复一下别人的观点当然是可以的,而学术著作,要么需要在史料上有新的发现,要么得有前人未能提供的思想。《反抗绝望》是研究鲁迅的专著,史料上没有任何突破,此书声誉之取得纯以观点取胜。现在我们知道,这些观点其实多是过去别人阐发过的,而反观汪晖当下之声望,俨然已是国内顶级学者,这本《反抗绝望》还是学界纷纷叫好的“名著”,真是让人情何以堪!
    不管是“艰深文其浅陋”,还是重复别人的观点,都暴露出了一个大问题:中国知识界的原创力贫弱到了让人吃惊的地步。这样的知识界,又怎么贡献大师?究竟是什么原因造就了这种状况?
    “王汪之争”关乎大问题,面对这样的大问题,我们难道不应该放弃对细枝末节的纠缠,超越旁观者津津乐道的个人恩怨和所谓派系背景吗?
    作者系青年学者
  评论这张
 
阅读(517)|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