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长江评论

《长江商报》的思想盛宴

 
 
 

日志

 
 

和谐往往产生于对立的东西  

2010-03-22 13:49:2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和谐往往产生于对立的东西
2010-03-21 23:24:47 来源:长江商报 【
   
    ◇ 本报评论员 邓子庆
    最近,《长江商报》评论周刊受到多位读者的“特别关注”。有的直指“你们错了”,有的根本不容我说话,质问“你们究竟是不是替老百姓说话?”,有的更是表示“我们已蠢蠢欲动……”,言下之意是要上门讨说法或当面批评一通。
    这里不妨将“祸端”再拿出来示众。20日,《长江商报》的“评论周刊”针对中国退休金“双轨制”问题采访了中国人民大学的李珍教授,采写者正乃笔者。在《理性看待退休金改革平等与不平等》一文中,李教授针对“不公平论”提出了几点看法。其中有两点,一是机关事业单位退休年龄比企业高五年,多工作五年而少拿五年的退休金,考虑到这一因素,这部分人口的退休收入高一倍是合理的,“不公平”理论只是用两种制度下绝对收入做比较,而忽视了中国退休年龄政策在两个领域是不同的;二是机会成本问题。机关事业职员受教育年限普遍较长,这部分人群除了多十余年的投入外,一个进入高校的年轻博士较之于一个高中毕业后进入劳动力市场的人,前者失去了十余年赚钱的机会。
    读者“特别关注”的也正针对这两点,问题焦点集中,一是企业退休年龄并非都少五年,很多干部与机关事业单位是一样的;二是机会成本之说大有贬低企业人员之嫌。其实,事前事后,我都与李教授有这方面的交流。这里,作为李教授和读者的“中间人”,请允许笔者说几句话。
    首先,关于退休年龄问题,笔者先前已经觉察,在中国社会保障领域取得丰富成果的李教授更不可能不知道企业人员该多少岁退休。李教授在电话中的解释是,“我所说的都是作为一个整体,方便对比,故用大部分早五年退休的群体来代表企业”。我的理解是,李教授为了进一步获取反对“不公平论”的论据,而挑出主体,没有将对自己观点不利的并非早五年退休的那部分群体拿出来。因而这可以说是一种误会。
    其次,对于机会成本之说大有贬低企业人员之嫌,李教授的意思是,并没有丝毫贬低企业人员的意思,企业有大量的高素质人才也不容否认,但整体上看,机关事业单位从业人员的机会成本仍要比企业的高。笔者就这方面还查阅了不少资料,同时与身边的一些人员交流,都发现亦有不少人士赞成李教授的看法。这显然意味着,如果按照一些读者的理想去改革,新的退休金制度依然会引来不少非议。更何况,“李教授们”也赞成改革,也意识到不平等,只是不赞成简单并轨而已。如此看来,实为往日无怨,近日无仇,无非观点不同而已!
    说到这里,笔者说点额外话。我认为中国任何一家报纸都该为老百姓说话,但针对报纸所发表的文章,有两点应该成为共识,一是人非圣贤,孰能无错?一篇文章真的出现了“硬伤”,但只要这个错误不是不可饶恕的无可挽回的,我们应该怀着一颗宽容之心共同去指出、批评、交流,而不是攻击。二是如果仅仅是因为观点不同,而非理性地指责,这样更是不妥。伏尔泰有一句话,“我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这句话满含宽容与自由。不管是先哲的“和而不同”,还是现代法治的“人人平等”,都昭示我们,人们都有赞成或反对的表达权利。不能因为自己不赞同别人的观点,就要认定别人是错误的,甚至不让别人发言。
    赫拉克利特说,和谐产生于对立的东西。我以为很有道理。常说,和谐社会是让人人有饭吃,让人人有话说。这个话,绝不是打压反对之声之后剩下的一片赞美之辞。如果缺乏充分博弈、缺乏换位思考,缺乏我中有你你中有我的大度,“不平等、不公平、不民主”的不和谐之音则始终存在。唯有大家具有相互理解包涵、互相磋商交流的态度,才能离公平、平等、民主近一点、再近一点。
  评论这张
 
阅读(439)|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