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长江评论

《长江商报》的思想盛宴

 
 
 

日志

 
 

不与民争利的儒家治国智慧  

2010-03-20 16:33:3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与民争利的儒家治国智慧
2010-03-19 22:54:38 来源:长江商报 【
    
    文化视角
    ◇ 秋风
    对董仲舒,现代人没好印象。他竟然主张“罢黜百家、独尊儒术”,这不是在践踏言论自由、学术自由么?但其实,这是一个极大的误解。否则,我们就无法理解,董仲舒为什么能对治国提出极具智慧的见解。
    所谓独尊儒术的建议是在著名的《天人三策》之第三策中提出的,而就在这一策对中,董仲舒尖锐地抨击了当时的国有化政策和官员经商风气,坚定地主张,官府和官员绝对不应当与民争利。
    董仲舒的基本思考框架是“天人相应”,人的存在和人世间种种制度应当模仿“天”,只有这样才有正当性。董仲舒关于不与民争利的命题也是如此论证的:“夫天亦有所分予,予之齿者去其角,傅其翼者两其足,是所受大者不得取小也。”上天很奇妙,根据它的安排,长牙齿的动物都没有角,长着翅膀的动物就只有两只脚而不是四只。
    这就昭示一项自然给人间所立的法则:一个人,如果已经在某方面已经享有较大优势,那就不应当再贪婪地追求其他方面的优势。据此,董仲舒提出了一项治国的原则:“古之所予禄者,不食于力,不动于末,是亦受大者不得取小,与天同意者也。”三代圣王治国之时,凡是获得爵禄的贵族,就不得经营农业,也不得经营商业。这是天要求于官员的伦理规范。董仲舒举了一个例子:
    故公仪子相鲁,之其家见织帛,怒而出其妻;食于舍而茹葵,愠而拔其葵,曰:“吾已食禄,又夺园夫红女利乎!”古之贤人君子在列位者皆如是,是故下高其行而从其教,民化其廉而不贪鄙。
    太史公后来作史记,在《循吏列传》中也记载了这个故事。在公仪休身上还发生了另一件事,已收入有些小学语文课本,即“公仪休嗜鱼”。上面这个故事是说:公仪休做鲁的相国,看到自己家人却在纺织布匹,大为气愤,休了自己的妻子。在公馆中吃到“葵”菜,也很生气,跑到园子中拔掉了葵。为什么如此不近人情?公仪休有一个很庄严的理由是:“我已经吃上国家的俸禄,这些就足够生活了。你们自己织布、种菜,那么那些专门织布的妇女、专门种菜的农民靠什么生活?这不是抢夺了他们的生计么?”
    董仲舒说:“故受禄之家,食禄而已,不与民争业,然后利可均布,而民可家足。此上天之理,而亦太古之道,天子之所宜法以为制,大夫之所当循以为行也。”所以,正确的为政之道是:政府官员既然有国家的俸禄可以享用,那就不应经营农业、工业或商业,不应与民争利。这样,官员之外的那些民众也就有利可图,养家糊口,维持生计。
    但很不幸,这个世界变得越来越坏:“及至周室之衰,其卿大夫缓于谊而急于利,亡推让之风而有争田之讼。”在董仲舒看来,自己所处的时代就更糟糕了:“身宠而载高位,家温而食厚禄,因乘富贵之资力,以与民争利于下,民安能如之哉!是故众其奴婢,多其牛羊,广其田宅,博其产业,畜其积委,务此而亡已,以迫蹴民,民日削月浸,浸以大穷。”
    了解一下历史的人当知道董仲舒所说不虚。汉代与民争利的主体其实有二:第一个是官府。汉武帝好大喜功,财政紧张,于是雇用“聚敛之臣”扩大财源,主要措施是对盐、铁等私营工商业实行国有化。此举导致很多商人、工人失业,盐、铁价格则飞速上涨。儒家对此一直持强烈批评态度。汉武帝死后,在儒家的强大舆论压力下,政府不得不召开“盐铁会议”。儒生与财政官员当面辩驳,皇帝最终下诏,取消了一些国有化政策。
    第二个与民争利的主体是官员个人。这就是董仲舒所描述的,官员本人或者他们的子女、亲属开办各种企业,“因乘富贵之资力,以与民争利于下”。这样的商人与其说是在经营工商业,不如说在经营权力,买卖权力。他们凭借特权从事经营活动,普通农民、商人当然不是他们的竞争对手。
    不论是官府与民争利,还是官员与民争利,结果都是社会的贫富分化日趋加剧:“富者奢侈羡溢,贫者穷急愁苦;穷急愁苦而不上救,则民不乐生;民不乐生,尚不避死,安能避罪!此刑罚之所以蕃而奸邪不可胜者也。”很多民众对于通过正常途径谋生失去希望,而走上犯罪之路。
    对于这种“为官者通吃”、“赢者通吃”的现象,董仲舒及整个儒生群体异常愤慨,董仲舒在对皇帝的策对里感叹说:“夫已受大,又取小,天不能足,而况人乎!此民之所以嚣嚣苦不足也。”你们这些官府、官员,已经享受了很多好处,却还不满足。这说明,你们连天意都不放在眼里,何况民意?当然,董仲舒接下来的潜台词是:天视自我民视,天听自我民听。
    作者系北京学者

  评论这张
 
阅读(1528)|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