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长江评论

《长江商报》的思想盛宴

 
 
 

日志

 
 

急求发展的权力,必然血铅超标  

2010-03-17 09:17:3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急求发展的权力,必然血铅超标
2010-03-17 02:16:01 来源:长江商报 【
    
    ◇ 本报评论员 肖畅
    湖南嘉禾县广发乡250名儿童血铅超标,引发中毒事件的炼铅企业腾达公司,曾被县市两级环保局几度叫停,但仍继续生产。当地的部分家长想去外地体检,却被认为是要外出上访,途中被嘉禾县公安局抓走。县政府的材料称,通过对部分人的拘留打击,“实现了打击少数人、教育一大片的目的”。(3月16日《新京报》)
    受高考舞弊事件、拆迁事件影响,嘉禾县招商引资工作与周边县市相比落后了几年,用当地官员的话来说,“本身没有几个企业,有了几个企业都是非法的污染企业。”也许正是受此困境影响,这些非法排污企业未经过环评就匆匆上马,所谓先上车后买票。另外,虽然郴州市、嘉禾县政府几次督办企业整顿工作,但整顿总是未能奏效。
    不仅非法排污企业的整顿迟迟不见效,当地居民维权之路也颇为艰辛。能否外出上访姑且不论,本只是为去外地体检,却被以截访的形式抓回,着实“冤枉”。这种“误会”也当然事出有因。嘉禾县被当地人称为“信访难县”,该县对下辖之零上访单位、乡镇、村给予重奖,而对信访“超标”者实行一票否决或者黄牌警告,并予以重罚,县乡领导自然有处访压力,以至于一些官员认为居民集体外出都成了颇为敏感的事情。
    一方面是对非法排污企业的宽纵,另一方面是对体检居民表现得过于敏感。新闻中可见,从郴州市、嘉禾县到广发乡,各级政府对整顿非法排污企业确实下了一些工夫,整顿命令至上而下层层转达,措辞也都颇为严正。但是,据当地官员介绍,由于县、乡两级权力有明确配置,县一级严令督办而不直接执法,乡一级具体执行但无充分执法权,一个整顿工作只能限于拖泥带水的境地。让人徒生疑问的是:当面对本不该由权力干预的居民个体行为时,公职部门的行动又突然变现得过于迅捷,以至于领导一声令下即可,执法程序无影无踪。从整顿到截访,权力的运作程序及效率,何以判若云泥?
    我们总在说依法行政,即权力按照合法程序运行,但不可否认的是,往往特定的目标总会掩盖了手段,正如嘉禾县,地方发展的目标掩盖了权力合法的运作程序。事实上,当一种目标过大,被追求得过于急切,总会产生如下现象:分散于各部门的权力都能被高度整合,力量都被集中于这种单一化的目标上,责任随之而分配,激励机制随之而调整。在谋求地方发展的目标中,嘉禾县因招徕企业、维稳的不同需求而适时选择了权力的运作程序:在整顿企业的问题上宽纵,即在程序上显得过于保守,而在截访的问题上严正甚至敏感,于程序上显得激进。权力的运作程序,在地方发展的目标上得到了很有效的调整,或者说是被发展的目标所掩盖。
    更让人侧目的是县政府的材料中的这句话,“实现了打击少数人、教育一大片的目的”,这种早已为人感觉陌生的语调,于今出现,让人有恍如隔世之感。古代皇权讲究牧民之术,将民众予以良民和刁民的划分,大概可比附于“少数人”、“一大片”这种措辞。这种措辞实是以民众对权力顺从的态度,将之区分为两种不同人格,分而治之。民众对权力如何顺从,体现于嘉禾县血铅超标事件中,则是如何顺从于地方发展的大局。也由此可见,发展的概念,在当地政府和民众之间,未必就有了相同的理解。
    违法排污企业可以逍遥,受苦的群众外出的自由都受限制,这或许是地方为求发展而付出的代价。这些年来,仅嘉禾一县就不止一次地为此付出代价。而这样的代价,不止一次地引人深思。
  评论这张
 
阅读(416)|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