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长江评论

《长江商报》的思想盛宴

 
 
 

日志

 
 

“大部制”改革非简单的加减法  

2009-08-01 14:02:5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 长江商报评论员 廖保平
  武汉市新一轮政府机构改革拉开序幕,按照既定方案,有加法——增组建了8个行政机构,有的机构扩大、强化了职能;也有减法——减少10个部门,三年内消化现有的4000余超编人员。不过这不是简单的加减法,而是“革自己的命”。
  自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分别在1982年、1988年、1993年、1998年和2003年进行了五次较大规模的政府机构改革,这一次是十七大部署的新的机构改革。武汉的“大部制”改革是国家新一轮政府机构改革下的“规定动作”,理应放在整个“大部制”改革里去考量。
  所谓“大部制”,就是大部门体制,即在政府的部门设置中,将那些职能相近、业务范围雷同的事项,相对集中,由一个部门统一进行管理,减少行政层次,降低行政成本,解决机构重叠、职责交叉、政出多门的问题。
  简单地看,这确实是一个加减的问题,其实与前五次机构改革有着一脉相承的延续性。从最初的提高政府工作效率,实行干部年轻化,到适应建设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需要,到消除政企不分的组织基础,到现在搞“大部制”,建设服务型政府,最终都是指向政府机构行为规范、运转协调、公正透明、廉洁高效的目标。
  这六次改革的时代背景是经济体制改革不断深化,“经济基础”的变化,对“上层建筑”提出了改革的要求。市场经济不断成熟,客观上要求政府按市场规律办事,减少错位、越位、缺位行为,把主要精力用于宏观调控上;人们对公共服务的需求不断增加,尤其是民生保障的要求十分迫切,推动政府从管理型向服务型转变;从政府自身来说,臃肿低效、弊病丛生,既不能赢得公众的信赖与支持,其执政能力也大打折扣。内外都要求改革,改革是唯一的出路,改革才可能解决发展中积累的一系列深层次问题,才能维护政府公信,才能促成经济、政治、社会良性循环。
  实现这一切的关键,绝非靠权力集中起来形成“大部”,权力集中不等于服务优良,经常地,“大部门”就是强势部门,恃强自负的机率更高,其阻碍经济发展,危害社会公平的事情并不少见。因此,无论是“大部制”还是“小部制”,改革的首要任务,就是探求如何实现对公权力的制约途径,对权力机构形成有效问责,这恐怕不是行政机构改革所能担当的重任,“大部制”改革更像一项政治在技术层面的革新。
  此外,行政机构改革事关公共事务管理,公众不仅关心改革,更因为涉及自身利益,而有知情权、发言权、参与权,但从目前部分省市推行来看,改革难脱“自说自话”之嫌。
  然而,就是在这个层面的改革,也是一块难啃的硬骨头。毕竟,政府主导的行政机构改革,就像“革自己的命”,得需多大的政治胸襟与智慧?一次利益的重新调整,来自内部的阻力不可小视。这次武汉有“正处级副处长”、工资待遇不变的设计,可能会令人不满,认为改革是换汤不换药,但不妨视为一种次优选择,妥协的前进,显示了改革的难度和改革者的谨慎。
  即便如此,行政机构改革仍然有许多可为的空间。譬如以此为契机,推进“小政府、大社会”建构,政府主动放权,能够交给社会的就不要抱着不放;譬如在降低行政成本方面,应该有一个基本的测算,真正达到“减员增效”;譬如通过改革探索政府与民众互动双赢,增进改革中各方的获益含量。
  尤其是这次改革,国家给予地方政府较大自主性,为地方尝试“自选动作”提供多种可能,武汉应该拿出“两型社会”试验区的创新精神,敢为人先,审慎而大胆地作为,为中国政治体制改革贡献智慧。
  ● 欢迎对本版所有文章发表回应:cjsbpl@126.com ●
  评论这张
 
阅读(4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