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长江评论

《长江商报》的思想盛宴

 
 
 

日志

 
 

“高空抛物邻里连坐”有推卸政府责任之嫌  

2009-12-30 10:32:2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高空抛物邻里连坐”有推卸政府责任之嫌

时间:2009-12-30 01:58来源:长江商报
有声朗读
  ◇ 安平
  12月26日,全国人大常委会表决通过《侵权责任法》,其中明确规定从建筑物中抛掷物品或者从建筑物上坠落的物品造成他人损害,难以确定具体侵权人的,除能够证明自己不是侵权人的外,由可能加害的建筑物使用人给予补偿。
  该条文与人们常识经验的冲突,很容易造成人们对中国法律史上的(乃至部分现实层面的)“连坐”联想,成为议论声的主调。当然,也有论者对此给予了相当的理解和支持。
  所谓“连坐”或“连带责任”,其实不出自《侵权责任法》,而出自1980年代制定的《民法通则》第126条。关于该条文在立法逻辑、责任推定,包括执法实践中存在问题的商榷,事实上一直未曾断过。法理问题不是在这里能一下子说清楚的,更接近于常识的问题却仍然值得探讨。欧美等国固然没有这等类似“连坐”的法律,但我国的法律体系、司法传统有别于欧美诸国,《侵权责任法》的规定也未必就错。需要说清楚的是,有些支持这一条文的理由,未必站得住脚。
  司法不是社会救济,不能等价换算。受害者的求告无门,绝不能置换成另一群人可以承担少量“冤枉”的借口。哪怕一点冤枉,也是非正义的。让人为了自己没犯过的“罪行”付出代价,无论有多么堂皇的借口,都是冤枉。
  还有人认为,将责任直接放在不能自证清白的业主身上,能“避免司法资源浪费”。按照这种逻辑,“110”就不该帮市民开锁、抓猫,“拯救大兵瑞恩”更是不可救药的“资源浪费”。不止于此,免了繁琐的取证,司法部门的人只要坐在办公室里一圈名字就成了。这就导致该条文可能在实践中引发一个后果,即司法部门可能会倾向于简单化处理,使真正的责任人“难以”现形。另一个后果则更容易理解,即造成没完没了的执行难。名正言顺的债务尚且在法院判决后赖着不还,有谁会自觉到去先交那本来和自己全无关系的“赔偿金”呢?而所谓“能够证明自己不是侵权人的”,如何证明,还需要更多细则支撑,否则只能是空中楼阁。
  有什么好的解决法子呢?还是先看看“他山之石”吧。在香港,也包括其他很多地方,高空抛物是刑事犯罪。就是说,不必等到有民事伤害提起民事上诉,一旦发现有此行为就得进监狱。至于造成损害后的民事赔偿,自不必言。而我们只将其定位于对民事侵害后果的赔偿,忽略了“公共安全”的一面。在此判断上,将“高空抛物”与“高空坠物”分开判决,而在出现高空落物伤人后一律先比照“高空抛物”刑事侦查,似乎更靠谱。以我们今天的刑事侦查能力,网络犯罪尚且不能隐形,还奈何不了几个实在的住户么?
  至于有人担心受害者“叫天不应、叫地不灵”,也不是没法子的。在一些国家和地区,人身损害侵权案件发生后,加害者所支付的赔偿金,早已不是人身损害赔偿的主要资金来源。1960年,美国因补偿受害人人身损害所付出的赔偿费用,由加害者提供的侵权责任赔偿金仅占7.9%,个人责任保险提供的赔偿金占36.5%,社会保险提供的补偿金占18.1%,再加上诸如劳工损害、社会公共福利等其它项目的补偿,整个社会保障体制共承担了50.6%;在我国台湾地区,也逐步创设了无过失补偿体制,并健全社会安全保障,形成了三个层次的赔偿或补偿体系。将赔偿责任全盘交给民事赔偿,又有“连坐”之议,似乎有推卸政府责任之嫌。
  作者系上海资深媒体人
  评论这张
 
阅读(2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