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长江评论

《长江商报》的思想盛宴

 
 
 

日志

 
 

孩子“抗恶”与公民的“不服从”   

2009-12-28 09:48:4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孩子“抗恶”与公民的“不服从”
孩子“抗恶”与公民的“不服从”  - 长江评论 - 长江评论
  www.changjiangtimes.com·   2009-12-28 1:13:00· 来源 : 长江商报
  ◇ 夏之雨
  山东某中学初一学生张继鑫,被老师罚站冻死在排水沟中。继正副两名校长在22日被连夜免职后,24日张继鑫的继父表示,目前这件事情已“私了”解决,他们将不再追究任何部门和个人的责任。为此,12月26日《新京报》发表了一篇社论,对如此恶劣的事件最后居然“私了”,表示质疑。
  舆论一直在关注这一事件,或批评学校管理的疏漏,或抨击教师人性的冷漠,或从教育制度的层面进行反思,到现在《新京报》对处理结果的质疑,我们的思考似乎可以打上休止符了。但在我看来,还有一个重要的内容很不应该地被忽略了。
  在听说这一新闻后,我的第一反应是赶快问自己快上初中的女儿:如果你是张继鑫,在寒冷的冬夜里被关在门外罚站,你会被冻死吗?女儿应声而答:怎么可能?我没长脚吗?冻得受不了,不会跑到暖和的地方?
  女儿的答案显示了冻死事件的几分不可思议:一个中学生怎么会直到冻死,都不敢违抗教师不人道的命令,没敢越雷池一步?新闻中说张继鑫“成绩不好”“人很老实”,一种顺理成章的猜测是:正因为这个孩子长期处在一个受压制的环境中,养成了逆来顺受的习惯,所以,尽管明知老师的处罚不合情理、不符校规,而且会对自己造成很大的损害,他也不敢反抗。
  面对威胁自己重大利益的“恶”,女儿至少想到了消极抵制。她有这种想法并不是天生的。在她刚刚学会独立思考问题的时候,我曾向她强力灌注了两个理念:一,在这个世界上,最可宝贵的是人的生命;二,任何人都可能犯错,没有哪个人是天然正确的,包括在她心目中相对最有权威的父母和老师。而由于每个人都可能犯错,所以她虽然年纪很小,但并不意味着在所有指令面前,都只能绝对服从。一个脑子里没有“绝对服从”概念的人,你怎么可能把“恶”强加于他,让其默默吞掉苦果呢?
  回顾现实,无论在家庭或社会,“听话”都是判断好孩子的唯一标准时,要中国孩子丢掉绝对服从的概念,培育“抗恶”的意识,并不容易。现在是大力宣扬“抗恶”也是优良品质的时候了,应该告诉孩子:只要是“恶”,不论它来自哪里,由谁施加,你都有反抗的权利。
  倡导这种“抗恶”的意识,并不是要孩子去学李逵,稍有不顺,就抡起板斧宣泄。现代社会所要的这种对“恶”的抵抗肯定是和平、非暴力的,在很大程度上近似于一种表态,意在让施“恶”的主体要么认识到自己的错误,改弦更张,要么知道他的权威不足以支撑其为所欲为,稍稍克制一些。
  培育一代人“抗恶”的意识,不仅有助于避免再次发生张继鑫这样的悲剧,还有重大的意义,即把西方宪政学上所谓“公民不服从”的理念扎下根来。
  公民不服从,是指公民以一种公开的、非暴力的方式对抗不公正的法律和政策,使之发生改变。西方学者认为“公民不服从”的意义非凡,因为它可以促进制度的完善,对社会目标偏离正义进行校正。稍知西方教育史的人就都知道,西方“公民不服从”的传统,其实正是其教育奠基的。从孩子的“抗恶”到公民的“不服从”,堪称一脉相承。
  道理很简单,现在没有对“恶”或敢于说不或善于消极抵制的学生,以后就没有“不服从”的公民,有的将只是唯唯诺诺的臣民。
  评论这张
 
阅读(5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