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长江评论

《长江商报》的思想盛宴

 
 
 

日志

 
 

社会主义探索六十年回顾  

2009-11-23 14:50:4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社会主义探索六十年回顾

时间:2009-11-20 23:18来源:长江商报
有声朗读   【编者按】在金融危机之后思考社会主义,是个很好的时机。11月17日晚上,王绍光先生在华中科技大学进行了一场名为《坚守与实践: 中国社会主义探索六十年》的讲座,系统地论述了前60年的社会主义探索。
  前三十年的探索
  1949年以前,毛泽东的方向是明确的。他在社会主义的道路上进行了四大试验。
  第一项试验是进行社会主义改造。在农村实行土改,重新分配土地,之后实行合作化;在城镇,对工商业实行赎买政策。社会主义改造以后,中国的经济结构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公有经济在国民经济中占的比重从1952年的20%上升至1956年的90%多。
  第二项试验是改善所有制结构。毛泽东认为从长远讲所有制改造要走向全民所有,但是在现阶段,必须划清全民所有制和集体所有制这两种社会主义所有制的界限,不能混淆。该是集体的还是集体的,不能完全就是全民的,不能随便调拨、剥夺。
  第三项试验是计划经济。但回顾毛泽东时期的四个“五年计划”,可以发现我们并没有像前苏联式的中央集权计划经济体制那样运作。第四项试验是最具争议性的试验,就是破除资产阶级法权。
  对于毛泽东时代的总体评价,我把它分成硬件和软件两个方面。从硬件看,一方面是经济增长:从1953年到1978年中国的GDP平均年增长率是6.5%,这是一个相当不错的成绩;另一方面是建立了一个独立的、比较完整的工业体系,包括国防体系。1952年—1978年这前三十年多数重要的工业指标,其增长率比后三十年还要高。
  从软件方面看,改革开放之后,经济尤其是农业生产能够很快恢复,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分田到户、包产到户以一种比较平均的方式进行。
  后三十年的探索
  从1978年改革开放之后,改革的大致方向是确定的,但是具体的路怎么走,还是不确定。在《邓小平选集》中,邓小平经常讲什么叫社会主义、怎么建设社会主义还在探索之中,摸索之中。所以邓小平在1978年到1979年并没有真正开始探索,但他试图给探索创造一个良好的气氛,他号召解放思想,实事求是,强调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到上世纪八十年代他说贫穷不是社会主义,于是实行两点政策。第一点是首先要允许一部分人、一部分地区先富起来,另外一点是实行市场和社会主义相结合。
  从1986年到1989年,他开始讲一个新的概念——社会主义的本质,社会主义的本质说到底就是两条,一个叫共同富裕,一个叫以公有制为主体。到1992年深圳南巡的时候,鼓励进一步放开促进更多的非公有制经济发展。其实,最经常被忽略的是他上世纪九十年代的政策,我们如果看邓小平年谱的话就会发现,邓小平年谱1994年之后就很薄了。但1994年之后,他强调要更关注公有制。
  所以邓小平探索的社会主义道路,具体来说与毛泽东的不同,主要就在于邓小平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强调的是富裕,到了九十年代他更加强调的是共同富裕。他认为共同富裕是他的社会主义模式。
  后三十年的探索可以说是成就斐然,从1978年到2008年,GDP年均增长9.9%。改革开放前期,总体的增长很不错,但是存在巨幅的波动,这个波动有时候达到百分之二十,不过上世纪九十年代之后经济发展就很平稳。另外,邓小平一开始就强调,社会主义不能代表贫穷。
  现场提问》》》
  · 有关分税制度改革,您是怎么看的?
  王绍光:我从前写过一本小书叫做《分权的底线》,大多数时候分权是好的,但是它也有一个底线,超过了这个底线就变成坏的东西了。改革开放初期,国家提出“放权让利”,这是有利于增加经济的活力的,但是到了1990年,这种政策就走到了它的极限。有些研究认为分权越多越有利于经济的增长,但是有些研究的结论是分权未必总能促进经济的增长。
  另外,分权在促进经济增长方面是有作用的,但是分权未必能够促进社会的公平。
  我们的转移支付量很大,但是主要是专项转移支付,一揽子的支付还很有限,但是总体上对于分税制度我还是持正面评价的,了解情况的人都知道,这种制度改革非常困难。
  · 中国的经济发展成就巨大,但是中国的社会问题还非常多,现在很多方面的改革是很单一的,您认为中国的经济改革能够带动中国的政治改革吗?
  王绍光:我不怎么使用改革这个词,也因为很多人理解的政治改革好像只有一个非常简单的标准,就是是否出现两个党,是否出现两个党之间的竞争,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错误的标准。就像我们要给什么是“美”下定义一样,不可能只有一个简单的标准,没有任何道理说,只有一个标准可以来进行判断什么是政治改革,我对政治改革有一个简单的标准,我称为政治变化,就是当权力的分配发生变化,就可以称之为政治改革。这些权力包括中央的权力,地方的权力,资本的权力,只要这些权力的分布发生了变化,我认为都可以称之为政治改革,从这个视角去看中国,中国过去30年政治改革从来没有停止过。
  录音整理:华中科技大学人文学社
  王绍光1954年生于武汉,1993年和胡鞍钢合著《中国国家能力报告》,推动了分税制的建设和改革。1990-2000年任教于美国耶鲁大学政治系,现为香港中文大学政治与公共行政系教授、系主任。
  评论这张
 
阅读(33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